董事长简介
Chairman Introduction

 






刘爱国,字尊卫,号绮园主人,男,1963年2月生于夷陵区之香炉山下。湖北省园林苗木协会副会长,宜昌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宜昌市园林商会常务副会长,政协夷陵区委常委,宜昌金禾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书法从唐楷入手,上索秦汉及魏晋南北朝,篆隶真行均有涉猎。作品入选全国首届陶渊明奖书法作品展、二次入展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教学成果展并获一次提名奖、获全国颜体书法展二等奖、入选全国第三届四堂杯书法展,先后入选湖北省第五、六、七届书法展,先后结业于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洪厚甜工作室和中国国家画院胡抗美课题班。



寓巧于拙  我写我心

——刘爱国书法艺术浅议


宋卫东


        刘爱国先生与我相交二十余年了,算得是知己。其为人善良敦厚,豪爽大气,人缘极广,大智若愚。众所周知他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也知他是一个有一股痴迷劲、真爱艺术的书法家,对于他的书法功底和艺术风格的追求和嬗变,我动脑筋思考了很久,现在来做一个浅显的梳理。书法之道,梁同书云:“天分第一,多见次之,多写有次之”诚然!刘爱国对艺术的悟性很高,从年轻时候就爱好书法,扎根于颜真卿楷书多年,练就了一身厚实的童子功。后又遍临颜氏三稿,颜字对于他来说是烂熟于心。于是,他对于帖学体系工整、浑厚、雄强、畅健、精妙、大美的高境,有了较深刻的领悟 ,这个阶段,可以说为他风格的求变奠定了基础。

 随着当代书法的迅猛发展,风格流变亦是十分的迅疾,让人有眼花缭乱、欲跟不上之感。“新古典主义”、“学院派”、“流行书风”、“新帖学”等等,冲击着所有真正爱好和追求书法的人。他曾经认真思考,苦苦求变,游离徘徊,不知所措。这也是当代书法人常常会面临的困境。在迷惘之际,为了让技法过关,2009年到2015年,他选择了拜洪厚甜先生为师,扎实系统的学习了六年。洪老师是楷书行书高手,而且他的楷书底子源自褚遂良,嫁接魏碑,碑帖融合,自成风貌。教学模式是五体兼修,楷书以褚遂良为主体,兼及大篆小篆、隶书、魏碑以及二王行书,都要逐一过关。其教学方法,楷书正好暗合刘爱国的路子,因为褚遂良是颜真卿的老师。观刘爱国原始风格的楷书,他有所取舍,弱化了颜体的藏锋和厚重,强化了褚遂良用笔的露锋、结体的宽博舒朗和骨感的俊美。同时,他以前没怎么深入的篆隶也达到了较高水准。2015年到2017年,他又到国家画院胡抗美工作室继续深造,主攻二王帖学和大草。可以说,这个阶段是一个博取、夯基阶段,成效也十分明显。基础越扎实,使他融变的底气更足,自信更强。

 古人云:读万卷书,还须行万里路。刘爱国本好游历,在四处求学的同时,偶遇与书法有关的名胜古迹,他必须去近距离观摩;一旦得知有大型全国书法展览活动,他必挤出时间去观展学习。开阔眼界,提高欣赏力,实际上也是一种基本功训练的途径;经常和高手在一起碰撞,恰恰是提升自我的最佳方法。把对书法的追求,变成一种生活常态,是使他逐渐成为高手的必然过程。

博取必定多途。天性好动的刘爱国,多处继续求学。北京的、省内外的短期培训班,这些年不知道他参加了多少次。这期间,他得到了胡抗美、刘文华、曾翔等众多高手的点化。尤其重要的是,刘文华先生指导他沉浸于《谷朗碑》,几年下来,功夫愈来愈老到,风格渐趋成熟。多次入展中国书协举办的展览,就是很好的佐证。

 启功先生曾经说过:“书法既是艺术又是技术”;“我觉得书法的技术,还是很重要的”;“我觉得由低到高,上多少层楼,你也得从第一层迈起”。刘爱国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基础一步一步夯实,格调一步一步提升,也得力于他的勤奋,可谓“废纸三千,墨水数缸”。从目前看,他最厉害的拿手功夫是以《谷朗碑》为根基的、带有强烈融变特征的楷书。他的这种融合,实际上走的是碑帖兼容的路子。首先体现在技法的丰富性上。《谷朗碑》介于隶书与楷书之间,人称原始楷书,和“二爨”都是隶书向楷书过度期的代表作。其结体方整,笔画圆劲,书风浑朴古雅,书法端劲有致,还带有较浓的隶味。刘爱国在创作中,巧妙的运用了魏晋行书笔法的尖锋、切笔,篆籀笔法的藏锋、绞转,汉隶的波磔等等,隐约可见二王、颜真卿、魏碑、“二爨”、篆隶的影子综合蕴含其中。把精微巧妙的笔法蕴藏在古拙的结体之中。字法上他多取险势,似欹反正,正奇结合;笔画横平竖直,增其爽劲;外拓内㩎,运用自如。观其书写姿态动作,尤其善用中锋逆行。周德聪先生曾经非常形象的给他打了一个比方,叫做“挖田法”,我们曾经大笑之,因为此比喻十分形象贴切。其次表现在章法的选择上,往往是拉开字距行距,有时似乱石铺街,显得舒朗开阔。偶尔穿插两三个草字,可以窥探出他在张旭怀素身上下了不少功夫,如此破除了章法的静态,增强其动感。蔡邕《笔势》云“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虽中山兔毫不能佳也。”刘爱国在创作中,经常是激情迸发,率意而为,对个性的宣泄及表达,经常达到酣畅淋漓的地步。章法的安排最终是为了服务于总体的意趣和格调。《谷朗碑》的本质是简约质朴、古拙率意,故尔刘爱国对傅山的“四宁四毋”有着独到的见解,并且有很强的总体把控和应变能力,既能坚守格调的古拙,又能张扬自我书写的个性。

总体看来,刘爱国在创作中对技法的熟练的运用,对形体的准确把握,以古拙、雅致为基调,在无数次的切转露藏绞转衄挫的过程中,寓巧于拙,我写我心,逐渐臻于一种自由书写的境地。如能删繁就简,去掉一些雕饰而于质朴加以强化,在收放关系上达到更加自由的境界,必定会在书法艺术道路上走的越来越远,越来越高!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一百名优秀书法人才之一,湖北省教育学会书法专业委员会特聘讲师)